测今年桃花运 - 每天学点心理学
每天学点心理学

测今年桃花运 第1页

2020-01-17 23:00

心理学文章

今年的11个心理学研究

文|高洪尧 唧唧堂研究人《心理博客(PsyBlog)》是由JeremyDean博士创建的心理学博客,每天都会更新心理学研究,备受国内外群众喜欢。在过去一年中,博士也发布了几百篇研究,并根据不同文章的浏览量、点击率,列出了11个最受欢迎的研究。也许读者样本并不具有代表性,研究也并不都是20...

心理学文章

为什么今年很多人热衷做兼职心理咨询师?

2020年头的一场疫情挨乱了简直十脚人本有的生计规划。 截止暂时,疫情涉及寰球200多个国度,体验人数已超400万例。 疫情除了夺去了许多人的性命,也作用了人们的凡是生计。公司裁人,员工赋闲,店铺闭门让渡……疫情闭于人们情绪状况的作用也是广大而长远的。据武汉市情绪病院整治的情绪紧急紧急搞...

心理学文章

“今年我又双叒叕被催催催婚了” | 心事博物馆

听别人的故事,解自己的疑惑,这里是由心理FM出品的心事博物馆,如果你有解不开的困惑,点击“心事铺”写下你的心事,听听咨询师们用专业且温暖的话给你一点点小建议。下载心理FMAPP搜索“心事博物馆”就能找到我们的全部节目。今天我们邀请到心理咨询师韩婧老师和我们一起倾听心事,今天的心事关键词是...

心理学文章

《都挺好》丨今年高分国产剧,戳破中国家庭最大谎言

文:壹心理主笔团|碗仔来源:壹心理(ID:yixinligongkaike)原文标题:《都挺好》:今年第一高分国产剧,戳破中国家庭最大谎言有没有那么一刻,你怀疑自己不是爸妈亲生的?我在网上看到这个问题,发到群里。没想到,很多人有共鸣。老D说,10岁,她就被妈妈逼着帮弟弟洗衣服。美其名曰:...

心理学文章

一集见效,这部豆瓣9.1分日剧是今年最好的避孕药

作家:壹情绪编缉团|碗仔根源:壹情绪(ID:xinligongkaike)前几天,在一次博访中,有记者问弛泉灵:“你何如样平稳家庭与职业?” 一贯平易的弛泉灵,刹时“炸毛”:“尔要精确告知你的是,尔很腻烦这个问题,这个问题的背地,自己便是偏睹”。共样,马伊琍曾发微博吐槽:“屡屡采访必会被...

心理学文章

答疑馆 | 儿子今年13周岁,脾气特差,怎么回事?

by壹心理优秀答主们儿子今年13周岁小学六年级,之前是个懂事听话的孩子,这两年不知变得脾气越来越大,特别是今年疫情期间在家跟家长的矛盾问题不断,脾气暴躁特大,动不动就咬牙切齿发脾气,发脾气时好言好语劝都不行。上次跟我发生矛盾,发脾气24小时不吃不喝,不上网课,怎么说都不行,后来肚子实在饿...

心理学文章

“今年我28岁,还没谈过恋爱” | 心事博物馆

听别人的小说,解本人的迷惑,此地是由情绪FM出品的苦衷博物馆,假如你有解不启的迷惑,点打“苦衷铺”写下你的苦衷。下载情绪FMAPP搜寻“苦衷博物馆”便能找到咱们的全体节目。即日咱们的苦衷是闭于爱与被爱。尔快29了,从娘胎出降临当前,还没谈过爱情。高中时,品格大大咧咧的,对于恋情这类事务后...

心理学文章

答疑馆|弟弟今年初三,这几个月偷了家里将近两万元?

by壹心理优秀答主们   小的时候就有被妈妈抓住偷拿钱被我妈狠狠打了一顿,最近疫情几个月在家陆陆续续拿了家里两万块,一直说谎一直不悔改,知道家里教育有问题,现在已经无法与弟弟沟通起来,想知道如何补救张仁军ta的主页能够理解楼主内心的焦虑不安,弟弟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,拿的钱数额...

心理学文章

3种最科学的点赞方式,今年你已点多少次?

文:弛高源丨壹情绪博栏作家 本题:给本人点个赞 “赞”是咱们耳熟能详的搜集用语,当咱们在瓜分高兴、痛快、快乐时每一部分都盼望被赞,感触它传播着支援与饱舞;然而是当咱们在出糗、烦恼、无帮时却不憧憬获得赞,由于咱们总感触有被幸灾乐祸的味讲。本来赞与不赞,正能量向来在何处不偏不向。从情绪学...

心理学文章

今年年度最伤人的词汇是啥?

文:武志红|来自武志红的微信号(ID:wzhxlx)“呵呵”,这两个字,被一个网络调查评为年度最伤人聊天词汇。“哦”,则被另一个类似网络调查中摘得桂冠。“哦”的伤害力有多大?网友“叶呆呆”深有体会。她和男友是异地恋,十一假期,她想去见男友,在QQ告诉他,男友只回了一个“哦”,她大怒,提出...

心理学文章

我今年25岁,我过得不太好

文:Meg 译:小朝 尔当前在二十出面和二十大几的正中央。尔并没到达本人预期的位子,然而简直点说,尔本来也没商量过本人23岁以来会是什么格式。尔认为23岁会是尔人生最佳的一年,这个设想实脚是出于闭于这个数字的偏佳,以及一种部分表面:到了这个年纪尔曾经脚够老练、变得英明,共时又脚够年少...

心理学文章

张国荣最爱的男人,今年61岁了

作家:有鸭蛋根源:更阑疗心(ID:shangzhou2018)-01-2003年4月1日,玄色愚人节。 黄昏6点43分,陈淑芬与弛国荣一面通话,一面走进香港东方文采栈房。 陈淑芬说:“尔到了哦。” 弛国荣悄悄答了句:“佳。” 话音刚刚降,她身后传来“嘭——”的坠地声。 她回顾,刹时失了神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