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学点心理学

心理咨询将实现从沙发到屏幕的转变?│在线咨询的反思

  

文章封面



文:曾旻
来源:心榜(ID:psytop)
原文标题:疫情之下,心理咨询师能否实现,从沙发到屏幕的转变?│在线咨询的反思


刘慈欣在科幻小说《三体》,对200年后世界的想象中,有“万物皆屏幕”的情景。人们可以随意点击一面墙,一个杯子,任何一个物体,都可以唤醒这个物体上的屏幕,对它进行操作。

 

屏幕,是未来人类操作物体的最常见工具,这似乎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。

 

2020年初的这次疫情,加速了这个趋势。大家出门在外开始“北欧式排队”,更多的人足不出户、在线办公。

 

透过屏幕的在线交流,在人与人的关系中,变得越来越重要。

 

心理咨询师也不可避免的卷入这次动荡里,他们需要开始认真思考,自己的工作,能否顺利地从沙发转移到屏幕。

 

 01 在线咨询的现状


在这次疫情之前,有多少心理咨询工作是在线上进行的呢?

 

在2020年1月,壹心理发布的《中国心理咨询行业人群洞察报告》中,2016年至2019年间,用户选择语音咨询的比例从78%降至48%,选择视频咨询比例从12%升至35%,面对面咨询比例10%至19%之间小幅波动。

 

可见,通过壹心理进行的心理咨询,绝大部分选择了在线咨询(甚至是没有屏幕的语音咨询)。

 

 

在简单心理发布的《2018心理咨询行业人群洞察报告》中,通过随机抽样发现,自2014年到2018年间,来访者选择视频咨询的比例在60%至70%。

 

虽然,在简单心理的调查中,选择线下面对面咨询的比例比壹心理高出2倍多,但线上咨询依然是主流。

 

 

可见没有疫情,人们也更偏爱线上的方式进行心理咨询。

 

这次疫情,不过是把那不到三分之一的线下咨询“彻底消灭”了。

 

需求端对线上方式偏爱,可是供给端的心理咨询师们做好了线上咨询的准备了吗?

 

 02 咨询师并没有准备好


当提到准备的时候,有不少咨询师会想当然觉得,换一种方式而已,使用的理论、方法和技术是一样的,不需要什么准备。准备好wifi和房间就行。

 

这种想法大错特错。

 

更求真的做法是,当线下转变到线上后,咨询师要反思,有没有哪些因素,会改变过去理论、方法和技术中,产生效果的条件。如果有,我们要如何应对,以保证线上的心理咨询和线下一样,可以帮助到来访者(或至少「有益无害」)?

 

可惜的是,网络咨询在理论、方法和技术的革新上,还远不成熟,在当当网搜索“网络心理咨询”“在线心理咨询”,均无任何结果。国内还未有一部阐述网络心理咨询的著作。大家似乎默认了,线上线下的差别很小,无需讨论和重建理论与实践。

 

从结果上看,网络咨询占比80%以上的壹心理平台,用户平均咨询次数在3-5次,而网络咨询占比60%左右的简单心理平台,用户平均咨询次数接近12次(数据来源于前文所述的两份报告)。

 

使用网络咨询的来访,往往在咨询中能够待得住的次数,显著的小于面对面咨询。这多少从侧面说明,在目前的实践中,网络咨询给来访者提供的环境(包括网络环境与咨询师的理论与实践方法),还不够稳定。

 

除了网络环境本身的特性之外,咨询师的理论与实践方法上,有哪些地方要额外考虑呢?

 

 03 从沙发到屏幕咨询师需要哪些准备?



如何做咨询,首先考量的是对于咨询理论的理解。

 

网络咨询提供的是一种“非具身化”的体验,也就是说,人和人没有躯体上相遇。那么在有些理论背景下,存在不少阻碍。

 

例如,鲍尔比的依恋理论,是现代心理动力学的根基。接近性是依恋的关键,孩子亲近父母,他们相信父母,可以给自己提供保护和照顾。那么,我们可以不带身体接触地照顾小孩吗?

 

在人际神经生物学现代理论中,身体的存在具有相互调节作用(Alan Schore,2003; Daniel Siegel, 1999; Louis Cozolino, 2013),在咨询中,不仅仅只有交谈,大脑与大脑、身体与身体的相互调节,也是起作用的关键。

 

在网络咨询中,通常只能看到脸,而坐姿、呼吸、各种动作、气味、甚至荷尔蒙都无法通过屏幕传递出去。

 

所以,我们亟需打破传统的经典理论,重新思考,网络心理咨询理论需要哪些修补?

 

具体来说,你至少要考虑这8个方面:

 

1,存在

关于什么是“存在”需要重新考量。这点可以通过一个简单例子说明。当线下咨询发生沉默的时候,咨访双方由于存在于这个空间,沉默是具有动力的,也在传递信息。

 

可是,网络咨询时,沉默就变得有些不确定了,你可能会担心,对方是否掉线了?存在,所意味的「全身心多维地处于当下——身体上、情感上、认知上和精神上」,在线上显得更脆弱。咨询师要额外关注这一点。

 

2,亲密感

在心理咨询中,治疗同盟的建立非常重要。而治疗同盟中,重要的一个要素是亲密的联结。可是,网络空间的私密性难以确定,“这种没有私密的亲密会重塑亲密的意涵”(Turkle, 2011)。

 

例如,有人认为,网络亲密(E-intimacy)不同于传统的亲密(intimacy),它是一种凝聚的氛围,和“我们的感觉”(Weinberg, 2014)。

 

3,关系的结束

能够和他人说再见,是一个成熟心智需要的能力。但是网络咨询,克服了人们相遇的时空障碍,提供了一种关系延续的幻想——我不需要和他人说再见。

 

因为,网络的存在本身,就给人们一种暗示——「只要想见,我们随时随地可以继续我们的关系」,这种暗示,将重塑我们对治疗关系结束的思考。

 

4,要不要让屏幕前的咨询师更“真实”?

屏幕到底是露出一张大脸,还是远一些,让对方看到全身,尽可能和线下一样?这也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。

 

5,注意力

Nuala Dent说:“在线环境可能需要更多时间和精力的投入,才能创造和维持一个能够进行体验式学习的心理空间”。确保求助者出席、注意力集中、不被其他刺激干扰,咨询师往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。

 

比如,在我的实践经历中,在知情同意里,我会额外告知来访者:你需要每次都在一个封闭安全的空间进行,尽可能保证期间不会有人闯入,不会有信息、电话或其他电子信息闯入,每次上线的房间也尽可能相同,如果因出差等情况换了空间,需提前告知我。

 

网络心理咨询的先驱,Haim Weinberg有一句话说:“床不是躺椅,车不是咨询室”

 

6,无具身化自我

屏幕阻隔了一些信息,我们不会有意或无意识地闻到、感知到同处一室才能觉察的躯体信息。沟通从三维,降到二维。这是咨询师需要考虑的因素。

 

7,设置

这点可能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。网络咨询的设置,咨询师无法控制。咨询师失去了提供一个安全环境的能力,维护边界安全的责任,落在了来访者身上。

这点会给咨询师带来极大的挑战,咨询师要考虑如何应对各种情况下,突破设置的挑战。

 

8,忽略背景信息

Weinberg讲了一个小例子,如果来访者带一只猫到咨询室来,咨询师一定不会视而不见,而是和来访探索其意义。有意思的是,网络咨询时,一只猫从屏幕前走过,很多咨询师却会忽视。

 

 04 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


网络咨询的大势已经浩浩荡荡地铺开。咨询师一定会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上述问题,甚至更多问题。理论的进步,总会是从实践中来,最终到实践中去。

 

希望已经开启网络咨询的咨询师们,以求真务实的态度,对待这个还未成熟、但前景无限的工作。多思考、多总结、多交流、多进步。

 

不能仅仅因为网络的便利性,可以获取更多个案,就在未做充分思考和准备的条件下,大量开展网络咨询,或者减少对网络咨询和线下咨询,在理论与方法上不同的思考。

 

归根结底,心理咨询作为一个助人的工作,提升求助者的福祉是行业共同的追求。


作者简介:文章为微信公众号心榜(ID:psytop)原创。心榜,心理行业内参,每周分析2家全球优质心理机构!

责任编辑:小鲸鱼玉暖蓝田



文章来源:网络

此篇文章仅用于学习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